校长博文

以改革行动重新定义学校

日期:2018-05-30 来源: 标签:

从上海到深圳办学一晃就是五年了,五年来我到底做了什么,也到了应该梳理一下的时候了。从外在的现象看,第一年创建了一所九年一贯制的学校;第二年又兼并了一所小学,接着第三年将它改造成一所九年一贯制的学校;第四年创办一所普通高中,同时创办一所国际高中;现在的明德是拥有两所高中、两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共有三个校区的集团学校,办学理念、课程设置、教学质量都得到了同行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可,这是看得见的外在样貌。

五年来不少同行、媒体记者几乎都会问我一个问题:你是为一所理想学校而来,那么什么是你心目中的理想学校?我曾经就这个话题写了一本书《为一所理想学校而来》,五年的办学,就是在逐渐兑现我心中的理想,虽然不能一蹴而就地把学校办成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学校,虽然免不了要迁就社会、要与现实妥协,但毕竟没有放弃。作为一个一线校长,虽然不乏一些理论兴趣,也阅读,也写作,但建构一个理想学校的理论系统,并不是我的专长,客观上在忙碌的工作中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作为校长更多的是用办学行动诠释思想,用改革的具体行动重新定义学校,阐述我心中理想的学校。

学校的范围,传统的学校范围都是有一定限制的,而且中国的学校都是有围墙的,围墙里面就是学校,围墙外面就不是学校,这一直以来都是定论。我在明德首先提出把学校打开的办学策略,学校不再只是校园围墙内有限的几十亩土地,校园围墙外的很多地方都可以成为学校,工厂、公司、科研院所、农村、社区、银行、政府机关、街道、城镇等都可以成为学生学习的地方。

学校的治理,传统的公立学校都是政府教育主管部门管理的对象,教育局按照统一的政策、统一的规则、统一的制度管理所有的学校,一切都是制度化的,一切都是统一的,校长是教育局长任命的,听从教育局的一切指令。而明德学校的治理体系发生变革,学校的上级管理者不再只是单一主体,而是多元主体,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为主导,组成由政府、腾讯相关领导、校长、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会贤达组成的董事会,学校与教育局的关系不再只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而是学校治理主体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实行多元共治,学校可以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实现较大程度的自主办学、个性化办学。

学校的课程,传统的学校课程都是国家课程,体现国家意志,其外在形式就是政府统一配发的相关教材。而明德的课程不再只是单一的国家课程,还有学校课程,即体现学校意志的课程,还有学生课程,即体现学生意志的课程。即使是国家课程,也要结合学校实际情况,进行校本化改造,以适应学生的实际。

学校的学科,传统的学校学科,都是一门门相对独立的课程,体系严密,各自为阵,老死不相往来。而明德学校的学科课程不再只是界限分明的一门门教学科目,而是既有独立性,又有相互关联,常常跨越学科组合起来进行教学,并以主题为线索,开发整合课程,实现学科重组。

学校的教学,传统学校的课堂,或者是教师随意发挥的教学,或者是建立一种学校统一的课堂模式,两种方式各有其长,各有其短,前者不重视教学的基本规律,后者将课堂模式极端化导致过于机械划一。明德既重视教学的基本规律,又讲究教学的个性化,明德建构基于要素组合的课堂模型,要素体现教学的基本规律,但根据教学目标的不同、教学对象的不同、教学内容的不同要素自由组合,突出教学的本质特征——有规律的自由行动。

学校的学习,传统学校的学生学习,都是基础知识的习得和基本技能的培养,所谓双基教学。而明德学校里的学习不再只是学习知识、培养能力,还有文化的认知和理解,特别是多元文化的理解交流。明德的理念:我们向世界打开,世界向我们走来;世界向我们开放,我们向世界走去。明德十分重视学生跨文化的理解交流能力的培养,把外国的师生请进来和我们的学生一起学习,把自己的学生送到国外去学习交流。

学校的教师,传统学校的教师都是来自师范院校的毕业生,来源相对单一,容易导致教师队伍的同质化。明德教师不再只是来自师范院校毕业生,而是来自多种大学,包括综合性大学、理工科大学、各种专业性大学;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而是有社会生活阅历的、有人生经验的都可以成为教师,科学家、大学教授、工程师、律师、法官、政府公务员都可以成为明德教师,明德教师队伍实现异质组合,使教师形成互补,使整个教师团队更加具有活力。

以改革的具体行动重新定义学校,阐述我心中理想的学校。

(本文发表在《上海教育》2018-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