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博文

解放学生,挑战教师

日期:2018-05-29 来源: 标签:

作为深圳明德实验学校的创校校长,现在忙于学校整体的课程改革,忙于学校的管理,关注的面更宽了,而参加语文教研活动的机会越来越少,感谢会议主办方让我参加这次“建立以学生发展为本的新型教学关系”语文高峰论坛,让我不忘自己是一个语文老师,不忘初衷,方得始终。刚才几位语文特级教师个个眼光独到,见解深刻,评课到位,该讲的都讲到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能说点不一样的吗?我尝试一下,讲讲我的看法,也算是对大家的评课做一个小结。

这次展示的三节课都是好课,公开课的意义在于实验,实验就是要探索一种新的课型、新的理念、新的方式、新的模型、新的技术等等,三节课都有实验的意义,都围绕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探究新型教学关系”展开了课堂实验,这些实验都是很有价值的,都是很成功的。大凡与人有关的改革其目标其实都离不开科学与民主,教育也是如此,课堂改革的实验探索其实也离不开民主与科学,如何更民主化,如何更科学化,就是我们课堂教学的改革的目标所在。三节课都充分体现了民主的思想,即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第一节课的班级学生训练有素,非常自如地进行小组合作式学习,全班同学没有一个游离于教学之外,几乎全部都积极地投入到教学之中,没有边缘人,每个学生的眼睛都是透亮的,真的让人震撼,应该感谢为此做出极大贡献的这个班的任课教师,可以想象在这之前,她为此付出了卓越的努力,她让学生养成了非常好的学习习惯,只要进行小组讨论,全班同学都非常自觉地把凳子放进座位里面,每个小组成员全部聚精会神地讨论问题。全班集体交流时,只要一个学生发言,他喊一句“聚焦”,全班同学集体喊一句“倾听”,所有同学全部面向这个发言的同学,发言的同学有观点,有论据,有推论。把学生训练到这样的程度很不容易,所有的孩子都高度投入,只要有这样的状态,怎么教都是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节课毫无疑义是成功的。三节课的老师,都以各自的方式让学生充分进入学习状态,学为主体体现得淋漓尽致,民主思想实现得非常理想。当然,第三节课,谢老师让学生分组,是采用硬性分割的方法,里面一组的同学都被老师指定为认同“合理”的,外面一组的同学都被老师指定为认同“不合理”的,这明显是强加于人。教师为什么要这样?教师凭什么能这样?教师应该尊重学生,根据学生自己心里所持观点分组更加合情合理,课堂上的每一个环节上都应该显示出尊重学生。

再说科学。课堂教学的科学性集中体现在效益上,课堂教学目标落实到位才有效益,效益充分才是科学。课堂教学的效益体现在哪里?其一是学习的方向是不是对的?其二是课堂投入多少成本,获得多大的效应?课堂教学过程中什么环节有意义,什么环节意义不大?什么环节无意义?课堂教学能否让学生增值?能否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学生?如果学生处于10分状态,一堂课之后学生提高多少?12分?20分?有多少增值,就有多少效益。这其中关键在老师,老师要充分解放学生,让学生自我提升,这绝对是正确的,是很好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千万不能忽略教师的作为,其实当把学生解放了之后,对教师是更加严峻的挑战。

老师应该做什么?我以为:第一,于无向处指向。在学生没有方向的时候教师应该给出方向,这堂课研究的目标是什么,研究的路径是否正确,教师应该给予点拨。第二,于无法处教法。就是当学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老师必须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第三,于无疑处生疑。让孩子提出问题是不可或缺的第一步,但不能止于这一步,学生限于知识结构、人生阅历一时半会提不出问题,并非真的没有问题,教师必须给出有价值的问题。第四,于无力处给力。当学生没有力量解决问题的时候,教师应该给学生提供资源、工具、脚手架,让学生借助这些资源去解决问题。第三节课的谢澹老师做得不错,不断地追问学生,让学生依次深入思考,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往上走,思维的深度逐层展开,逐步深入,学生的思维能力也在逐渐提升。这堂课的效益十分明显。课堂教学时教师要源于学生,还要高于学生。源于学生,就是把学生现有的认知水平作为起点,但不是止步于这个起点,还要适度高于学生;如果只是源于学生,但没有体现出高于学生的话,课堂的增值效益就没有体现出来,课堂教学的意义就没有体现出来。

实际课堂教学中,教师把学生调动起来之后,让学生自己表达,教师却常常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当学生发言之后,我们教师应该干什么?现实教学中比较常见的有三种情况:老师不置可否,过渡到下一个学生说;老师简单复述学生的说法,过渡到下一个学生说;教师抽象笼统肯定,过渡到下一个学生说。这三种状况的根本问题就是学生们不知道前面说的问题到底在哪里?错在哪里?好在哪里?为什么好?如果老师始终是不甚了了,学生也就糊里糊涂,基本停留在原本就有的常识上,没有提升。正确的做法是在学生表达之后,教师应该予以适当适时的指导,首先要让学生明白刚才发言的学生说的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说对于有价值的发言,要让其他学生明确他说的到底是什么?进一步追问,他说的背后是什么?这就需要抽象,即在学生说的基础上,做一定的抽象概括提炼,谢老师做得好,关于合理与不合理,一个是考量背景,一个是考量本质,这就是背后的东西。怕就怕学生夹生饭,似懂非懂,反而更麻烦。不要停留在学生原有的层面上,要发展提升学生。背后是什么?学生的说法正确的地方在哪里?问题在哪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发展空间在哪里?这些都要明了。

教师的点拨可以是归纳共性,比如谢老师提问学生:为什么需要两者兼顾?其实就是引导学生理解探究“原意”。也可以是回到原点,谢老师问:为什么两者各执一词?这样问话的好处就在于让学生回到初衷,回到立论的原始出发点。许多老师常常忽略掉这一点。一个问题有两种观点,要回到原始的出发点,双方为什么会各执一词,真正把问题搞清楚。否则不搞清楚初衷,那后面得出的结论可能都是有问题的。以学生发展为本的宏观理念之下,如何高效实现教学关系的转变,需要在技术层面上做微观的非常具体的探讨。人大附中前任校长刘彭芝有句名言:“一具体就深刻。”任何问题一旦具体化了,就能走向深入。为什么有的课流于表面、在文本层面上轻轻滑过,就是教师缺乏具体而深入的指导,面对开放的课堂,教师的指导意义显得更加重要。

此外,公开课的样貌也很重要,有的老师是在上课,有的老师是在“演课”。所谓“上课”,就是自然状态下的课堂教学;所谓“演课”就是课堂基本类似于表演。教学就是教学,不要追求表演的样貌,自然本真状态更符合教学的实际。谢老师确实是在“上”课,真实而自然,让学生适时遭遇一些问题,困惑,思考,解惑,顿悟,一切都是在真实的状态下自然地发生,不时让学生发出会心微笑,也让听课老师发出会心的笑声。

课堂教学一定要解放学生,学生一旦解放,对教师就是一个更加严峻的挑战,老师们准备好了吗?

(此文发表在《未来教育家》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