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博文

给孩子的心灵放一放假

日期:2018-05-29 来源: 标签:

大自然是美好的,社会是丰富多彩的,多少作家描绘了壮阔的江河湖海,多少艺术家再现了秀丽的小桥流水,多少文人墨客记录了社会生活的五彩缤纷。多少教师指导学生抒写自己的情感,赞美自然,感谢生活,感慨社会。

      但曾几何时,我们的青少年发生了一些异样的变化,远离自然,远离社会,远离生活,他们把自己蜷缩在电脑里,蜷缩在手机里,蜷缩在试卷考题里……

      案例一:台湾作家三毛写过一篇题为《塑料儿童》的文章,她在台湾邀几个孩子去看海,以使他们领略自然之美。孰料他们一路专注于手中的游戏机,到了海边仍不为所动,失望地说:“这就是海啊,我们回去吧,六点半动画片要开始了!”把三毛气得够呛,直接把这样的孩子命名为“塑料儿童”。

      案例二:某地农业大学有个学生把一个鸡蛋的照片放在了网上,因为他发现这个鸡蛋与众不同。不同在哪儿呢?这个鸡蛋没有我们磕开煮鸡蛋时,前面的那个空腔,正规的叫法是“气室”。学生为一个正常的鸡蛋惊讶,就是因为他没见过,更没吃过新鲜鸡蛋,因为新鲜鸡蛋是没有“气室”的,鸡蛋前的那个“气室”,是随着鸡蛋存放时间延长,新鲜度降低而增大的,所以新鲜的鸡蛋在最初是没有“气室”的……

      案例一,三毛笔下的这些儿童对美丽壮阔的大海毫无兴趣,为什么他们一点兴致都没有?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和家庭有关系吗?和学校教育有关系吗?如果有,学校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学生对自然缺乏必要的兴趣,会对学生的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学生人格因此会有怎样的缺失?学校如何改变这种状况?教师如何让学生懂得欣赏自然的美,如何培养孩子一双审美的眼睛?

      案例二,很显然这个农业大学的学生缺乏生活的基本常识。为什么一个农业大学的大学生连鸡蛋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我们所有的学校都可以推卸相关的责任,因为学校没有教学生关于鸡蛋的义务,我们教相关的学科知识、学科技能,但我们不教关于鸡蛋的知识。我们学校一定是认为这是家庭教育的责任。这的确是与家庭教育有关,我们有的家长对孩子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读书、考试,考出好成绩,其他一切事情都不需要管,都不需要操持,学生对生活常识一概不知,学生对生活技能一概不会,这样的人分数再高,能算是合格人才吗?但作为学校教师我们扪心自问,这个学生的这种问题当真与学校毫无关联吗?谁来指导学生的家庭教育?

       学校应试教育真的不会影响孩子吗?为了激励学生,有的学校的励志口号是“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生时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学生远离自然,脱离社会生活,学生缺乏审美情趣,就是十分自然的了。也许我们觉得这些都是小事,与高考升学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事,等以后考上大学再说,等走上社会,他们自然什么都会了。但是小事将会带来心理问题,心理问题积累多了,也许就产生心理疾病了。置身教育界,我们看到今天学生有心理疾病的人越来越多,今天的世界变化太快,导致我们许多人的心理跟不上时代变化的脚步,跟不上就会产生焦虑,焦虑多了就会抑郁,抑郁久了就成了心理疾病,问题随之产生。今天的学生除了社会发展带来的心理问题,更有应试教育给予他的心理重压,一份来自某省中学毕业班学生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有强迫症、焦虑、学习压力、适应不良、情绪不稳定5项症状的学生人数比例均超过一半,城市重点中学学生压力更大。一项对某大城市6所初高中三年级学生发出的2400份调查问卷显示: 44.08%的初高中学生觉得课业压力大, 23.74%的学生因课业压力沉重而想过自杀。心病不是小事,心病关乎孩子一生的健康,关乎孩子一生的幸福。学校教育应该有所作为,教师应该给学生心理安抚,给孩子的心灵放个假,让学生去自然间走走看看,让学生轻松一下,舒缓一下长时间紧张的神经。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利用暑假,带着学生走出校门,走出深圳,走出中国,去自然看看,去农村看看,去山里看看,去黄河边走走。2017年暑假期间,学校组织明德学生前往贵州从江黎平县侗乡、海南白沙县青松乡、陕北清涧县王宿里,美国亚特兰大伍德沃德学院、阿根廷圣胡安大学附中、加拿大童军营Scouts、英国Kingswood。

      以赴贵州从江黎平县侗乡为例,“开荒黔野,别有侗天”这是明德学校暑期乡村实践夏令营活动。我给孩子们提了许多问题:为什么有的山只长灌木?有的山可长乔木?为什么这里的水稻只种一季?为什么有块平地就是村?为什么稍大一点的平地就是镇?为什么这里风景如画,却鲜有人来?为什么如此动听的侗歌却走不进音乐市场?为什么不少山民依然走不出大山深处?这里的孩子们想什么?他们喜欢什么?他们盼望什么?他们愿意走出大山吗?他们靠什么走出大山?他们和父辈们的生活会有不同吗?明德孩子与他们的命运不同在哪里?相同在哪里?面对当地的孩子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让孩子们带着问题观察思考。
      

孩子们自制早餐,早餐是当地番薯、玉米、黑米粥和豆浆,九位同学要在七点半之前把所有早餐准备妥当。生火,剥玉米,洗番薯,磨豆浆,虽为平常,但对我们生活在大城市的孩子来说,新鲜但又艰难。特别是磨豆浆,一人摇磨,一人加黄豆,两人要配合好,速度要把握好,因为磨不好,黄豆就不会被磨碎,还要返工。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忙碌,早餐方才大功告成。这个过程,大家对“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有了直观而深刻的理解。

早餐结束,同学们装上糯米饭,带上斗笠,手拿锄头,越过荷花池,前往离居住地六公里多的山头为茶树除草。走在羊肠山道上,道狭草长,酷热难耐,加之蚊虫叮咬,没到一半路程,就有孩子开始掉队,大汗淋漓,满脸通红,大口喘气,但他们坚持着。几经曲折,经过两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目的地。稍作休整后,孩子们开始劳动。正午的太阳炙烤着山地,明德的孩子们挥舞着镰刀、锄头走向半人多深的野草。由于缺乏经验,不少人手被草叶划破,胳膊被划伤。汗水汇成水珠划过脸庞,滴在手臂上,滴在土地里,也滴在孩子们的心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从小就耳熟能详的诗歌,此时此刻,在孩子们的心中有了更加直接和深刻的体会。学生感悟颇深:“这么大的太阳我们走过来了,这么长的路我们走过来了,那些远离现代科技的、不太理想的生活,我们也都坚持过来了。我们在健康美好的心态中获得快乐,在生活的细节里寻找精神的富足。我们共同度过了一段有意义的时光,获得了在艰苦条件下实践的勇气和力量,不虚此行。”

学生访问侗家,他们看到“灰黑的墙壁裂痕道道,狭小的空间蚊虫乱飞,一家六口人居住于此,奶奶的腿脚在手术后基本无法动弹,这无疑使整个家庭雪上加霜。”他们与留守儿童一起聊天,一同畅想未来,“两个当地孩子的梦想都是做医生,因为他们要再回来,为这里的人们看病。根在这里,他们思念,他们牵挂,无论走了多远,终是要回来,造福这个养育自己的地方。”与当地孩子交流之后,学生感叹:“最令我为之动容的是,我们问他(山区学生)的理想和愿望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希望长大以后能养家,让家人的生活变得更好。”

整个活动过程,是学生深入生活,了解社会的过程;也是提升学生综合素养的过程。美国教育学者戴尔提出的“经验塔”(the cone of experience)理论认为:凡是学生用其全部感官来亲自参与的直接经验与活动,他们都有很高的学习动机与兴趣,且在亲身经验中自行发现科学知识,建构正确概念。实践证明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