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博文

学校以德为先、以诚为信

日期:2017-04-19 来源:《上海教育》2017-4A 标签:

两年前中国互联网老大马云有点烦,国家工商总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发布措词严厉的报告:阿里巴巴集团未能采取足够有力的措施来避免其网站上出售假货。点名批评淘宝假货率达60%。美国时间2015129日阿里巴巴股价大跌8.78%,市值一天蒸发2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43亿元人民币),马云中国首富的位置也拱手相让,一些购买了阿里巴巴股票的投资者试图联名投诉阿里巴巴隐瞒售假历史,严重误导投资者。(详见《环球时报》2015-1-31《淘宝吵架风波戛然而止》)。应该说并不能完全怪罪阿里,但网店售卖假货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原罪,推而广之中国的小商品大都是从售卖假货开始起家的,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摆脱靠卖假货得以维持的命运。制假售假成了一个毒瘤,割之不去,贻害至今。德国之声发表评论称:阿里巴巴必须与“肮脏形象”斗争,没有什么比客户信赖更重要。

如果说今天有些企业有原罪,那么我们学校是否也有失德、失真、失信的地方?如果学校有失德、失真、失信的地方,那么学校是否必须与“肮脏现象”做斗争?学校是否应该坚持没有什么比诚实更重要,没有什么比用户——学生、家长、社会信赖更重要,这样一个基本的办学理念?

一般而言学校办学初衷都是好的,但是一不留神就会背离初衷,于是失真、失德、失信就此产生,我以为中国学校的失德很大一部分是应试教育造成的,是因为校际之间的恶性竞争造成的。我们有不少学校就是靠应试教育起家的,以作假、侵犯孩子的权益等不正当的手段赢得高分、高升学率,从而获得家长的认可。学校所使用的各种手段不胜枚举。其一是抢夺生源,不惜把有限的教育经费去买高分学生,动辄花10万、几十万或更多的经费购买已经考上清华、北大等一流大学的学生,动员他们放弃就学,重读一年,再考一次,代表本校争光添彩,更多的是用不正当的手段把原本不属于自己学校的优秀学生抢到自己学校,这是一种作假;其二是抢夺师资,不惜以解决大城市户口、高薪、孩子入名校、住房分配等优惠条件挖外地、别校的优秀教师,只要自己学校办好了,不管其他学校是否生存,殊不知有些学校高价招聘了10几个甚至几十个特级教师,全然不管不顾别的学校因此受到怎样的打击,甚至还以此沾沾自喜,作为成绩到处炫耀;其三是管理异化,所谓军事化办学,军事化管理,把学生当士兵管理,校园处处有监控,学生时时被监控,整个学校如同监狱,学生有越雷池一步即刻被发现,轻则处分,重则开除,新华社就曾报道某地某校一位高三学生因为在教学楼内吹泡泡,被处以开除学籍、停止转出学籍关系的处分;其四是不惜以摧残孩子生命为代价,天天补课,周周考试,月月排队,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严重摧残学生的精神状态;其五是弄虚作假,想法设法动员差生放弃考试,或者学籍转入他校,以此去掉最低分,抬高平均分,减少分母,提高升学率;其六是不惜编造假数据恶意攻击竞争对手,欺骗社会,欺骗家长。其六是校长、教师发表弄虚作假的论文,出版似是而非的著作,或雇用枪手代写论文,或剪刀加浆糊的拼凑著作,或贿赂、变相贿赂相关课题发布机构的管理人员,想方设法抢夺市级课题、省级课题、教育部课题,为自己脸上贴金,获骗取相关的社会影响,获骗取相关的课题经费。这些做法在有些地方、有些学校并不少见的,完全是与教育的原初意义相悖的。

奇怪的是当教育界人士在作为局外人评说别人的时候,很容易分辨对错,很容易臧否是非;一旦当自己成为局内人的时候,往往就会为利益所惑,价值迷失,做出错误的抉择而心安理得。今天的学校毫无疑问或多或少地会遇到类似这样的问题,当遇到关系到学校升学成绩、或学校形象的时候,我们的校长、教师常常就会迷失方向,特别是在与老对手竞争的时候(学校在长期的办学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和本地区与自己办学水平相近的学校构成竞争关系,即对手关系),我们就会不择手段,只是为了赢过对方。殊不知这样做触犯了学校应有的道德底线。这等于是反向教育学生,老师们天天在给学生做道德教育,但是我们自己带头做不诚实、不道德的事情,学生就会把学校所有的正面教育全部推翻,学生在不道德的路上会走得更远。

这样做在教师团队中营造了不诚信的负面学校文化,弄虚作假破坏学校形象。如果我们不加以制止,学校的社会形象就迅速恶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学校的形象也会毁之一旦。学校以德为先、以诚为信,校长、教师都需要以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心态来办学校,一个人也好,一个组织也好,竞争到最后,靠的是人品和实力,没有良好的品德就不可能让人信服,不可能走得更远。中国教育要走出弄虚作假、恶性竞争的怪圈,去掉失真、失德、失信的现象,我们每个校长、教师都应该从自己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