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博文

读点有文化含量的著作

日期:2017-03-28 来源:《上海教育》杂志2017年3B刊 标签:

年终岁末,学校党支部让我推荐书目,我欣然应允,推荐了三本书,杜威的《我们怎样思维·经验与教育》,西蒙的《耶路撒冷三千年》,丹尼尔的《自由的基因》。

回想起来,我好像多次应邀推荐书目,几乎每一次都十分认真地推敲书目,常常还要附上长长的推荐理由,我当然知道,推荐书目,其实很容易给人好为人师的感觉,凭什么你就有资格推荐别人应该读什么书,凭什么你要推荐这些书让别人读,真的讲不清楚,真的有点强加于人的味道,但还是改不了当老师的习惯,就是喜欢推荐书,我在上海市建平中学执教高中语文的时候,就养成一个习惯,每个月给孩子们推荐一本文化名著,后来渐成气候,每月一书成了我的语文教学的一大特色。现在作为校长,向教师推荐书目,其实也是希望老师们多读书,因为我知道,不少学校的不少老师已经不读书了,他们只是做题,读教材,读教参,读练习册,读中考试题、高考试题,如此而已,身上原本有的读书人的味道慢慢消磨殆尽,书卷气没有了,代之以十分功利的世俗气、市侩气,面目慢慢变得不那么秀气了甚至有几分可厌了。有时我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有些常年在高三执教的老师越教越像高考试题了。”这些话我其实不忍心说,因为我知道老师们也是被环境所逼的,他们原本不应该是这样,他们原本并不想这样,但现实很残酷,强大的高考中考压力使他们不得不把解题做题当做最为重要的事情。教师是职业读书人,如果现代社会连教师都不读书,那我们还能期望什么人读书呢?

教师需要读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么教师应该读什么书呢?或者说教师首要的应该读什么书呢?一般人也许认为应该读专业类书籍,语文老师读语文,数学老师读数学,除了学科专业之外,作为教师读读教学技艺类的书籍,这也许是不错的选择。但我以为不然,教师首要的还是应该读读有点文化含量的著作,读读教育与文化相关的著作,因为我以为读书影响人的气质,读书影响人的格调,读书影响人的颜值,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有什么样的气质,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有什么样的格调,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有什么样的颜值。教师即课程,作为教师你走进教室你就是课程,你就是教育,你的一言一行直接反映出你的气质修养,反映出你的精神风貌,你走近学生,你的一举一动,你的气质格调,就影响着学生。我向老师们推荐德国大哲学家雅思贝尔斯的《什么是教育》,作者开宗明义就说到:“教育者不能无视学生的现实处境和精神状况,……如何使教育的文化功能和对灵魂的铸造功能融合起来,成为人们对人的教育反思的本源所在。”雅思贝尔斯还说到:“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产教给年轻一代,使他们自由地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因此教育的原则,是通过现存世界的全部文化导向人的灵魂觉醒之本源和根基,而不是导向由原初派生出来的东西和平庸的知识。”雅思贝尔斯把教育定位在灵魂的唤醒,精神的铸造,这其实就是人的精神气质的修养,而身为教师的个人气质修养直接影响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