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专访深圳明德实验学校程红兵 解密“最具变革力”学校

日期:2017-04-12 来源:深圳新闻网 标签:

深圳新闻网4月12日讯(记者 余俐洁 陈彬)2013年,一所标志着深圳基础教育改革发展探索提速的学校——深圳明德实验学校(以下简称明德)在福田诞生。是怎样的改革力度让明德在短短3年半时间获评深圳市2016年“最具变革力”学校?又是怎样的魅力让“明德人”聚在这里奋勇前行?4月11日下午,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程红兵作客深圳新闻网教育会客厅,为网民朋友讲述不一样的明德。

体制变革让学校教师队伍在异质组合中变得立体丰富

“我们学校实行校董会领导的校长负责制,这种机制让办学主动权回归学校,其中包括经费自主、用人自主及课程自主等方面,学校能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区别与其他公立学校由政府直管,明德是一所采用公立委托管理的十二年一体化学校,根据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签订的《合作办学框架协议》约定,福田区人民政府、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共同组成了深圳市明德实验教育基金会、明德校董会,即明德的委托管理方,为学校的管理主体。

正是这种委托管理的创新机制,让明德拥有更多的办学自主权,程红兵认为,自主确定教师的薪酬待遇、充分的用人自主权,使得明德能聚集到一群对教育有理想有情怀的优秀教师。

据悉,明德教师团队不仅拥有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省级骨干教师、深圳市优秀园丁、深圳市优质课大赛一等奖获得者,也对刚毕业的优秀大学生抛出橄榄枝。

“就我们学校以改革责任为主的特色而言,我们需要一些有新的思想、新的干劲,对教育有新的期许的年轻教师,他们有的来自师范大学,有的来自综合性大学,还有的是从国外回来。”程红兵认为,教师的队伍应该是异质化的。对比起由单一师范学院组成同质化教师队伍相比,来自不同类型、不同领域、不同地域的优秀人才组成的教师团队显得更立体、丰富。

记者了解到,明德的老师都是独立招聘的,而这种去编制化、去行政化的体制变革带给明德更多的尝试与探索。

从教改中培养出来的优秀教师

“我们不是单一层面上的改革,我们是立体的结构性改革,我们从课程的结构变化、全方位立体地做一些教育改革尝试。”对于明德的教改力度,程红兵认为是十分大,无论从课程内容重构、学科重新组合、课堂模型重新建构等方面,明德都走在国内改革前沿。

程红兵透露,明德的课程内容由学科领头人将课程改革的方案设计好,并将课堂的教学基本流程、教育教学的基本方法,通过培训课、公开课等方式传递给青年教师,由此将教师团队培养起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素质及能力得到快速成长,“老师从重构课程内容、学科重新组合中对教育的理解更加全面,更加透彻,所以明德教师队伍迅速成长。”

正是这样的历练,使明德拿下深圳中小学中唯一一个国家教育部的重点课题,并获评深圳市2016年“最具变革力”学校、深圳市“教育创新特色学校”。

教改是阶段性目标与中长目标的统一结合

在教改路上,结合现行的高考制度培养出核心素养与成绩双高的学生,这是家长选择明德的重要原因之一。如何避免因过分强调改革产生的教育误区呢?对此,程红兵认为课程改革不仅要有阶段性目标,还要有中期和长远的目标,两者是和谐统一的整体。

“孩子核心素养的培养绝对不能以牺牲他们的文化成绩课程为代价,反之,我们也不能因为高考成绩,而仅仅是每天做练习题、考试,这对孩子终身发展、可持续发展都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在二者之间寻求一种统一,寻求一种平衡,试图让我们的孩子既有比较高的分数,也希望他未来能够适应大学的学习,拥有适应走向社会的能力。”

为实现阶段性目标与中长目标的统一,明德的教师倾注很多心血。在明德,教师11点钟以前熄灯几乎是没有的。明德的课堂模型重构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把课堂教学的基本要素找出来,教师多做题从而找到有价值的题,让学生少做题。学生要做题,要做少题、做精题、做有价值的题、做富有变化的题,而不是做呆板的题、机械重复的做题。

改革的困难来自惯性的羁绊

改革的路总是伴随着各种困难,说起其中最大的困难,程红兵认为是从自己习惯性的事物中剥离出来,从而形成适应时代发展要求的新事物。

“改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文化的博弈,它需要跟自己过去所习以为常的那部分发生冲突,这也许是学校内部的,也许是学校和外部的。”

改革不仅需要时间让大众了解、接受,更需要有允许试错、宽容失败的社会共识,这样才能在改革路上不断的完善,不断前行。

正是从体制、到课程,从校内到校外的立体结构性改革,明德的教育能大胆尝试,探索中国基础教育变革的更多可能性。想了解更多明德故事,请留意近期播出的深圳新闻网教育会客厅。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明德实验高中 增设“未来班”